新闻中心

搬家公司的员工勤勤恳恳任劳任怨

秋已立,暑难消”,这话一点也不假。8月15日,接近正午,炽热的空气似乎中止了活动。站在民族路北段环美大厦一楼大厅里,即便不动弹,都在不断地冒汗。

40岁的搬迁工孙成波和几位工友正抬着粗笨的办公桌下楼,汗水从他们的脸上不断往下滴。

岂一个累字了得?

“干咱们这行的,都是40岁左右的男人。年青人不干这又脏又累的活儿,上了岁数的膂力不可,又干不了。”孙成波是辽宁人,10年前来到做搬迁工,本年刚好40岁。他个子不高,看起来很精干。一身灰色的厂服,裤腿撸起来,上衣敞着,胸脯上都是汗。

“从干这行起,冬季连棉裤、毛裤都穿不了,就一条秋裤,照样都湿得透透的。”把办公桌放到一楼大厅,孙成波回身又上了三楼,扛下一个大铁皮箱。他脖子上的汗迹闪着光,豆大的汗珠洒了一路。

“你们必定不喜爱夏天了,这么热。”记者问。

“呵!你算说错了,咱们都喜爱夏天。”看到记者很惊讶,他补上一句。“夏日是搬迁旺季,挣钱多啊。”

“不过,搬了这么多年,还没有过本年这么热的夏天。”孙成波说,尽管又热又累,但为了日子,兄弟们也都不肯歇假,都比着干,看谁挣得多。有时晚上客户一个电话,也得去搬,干完就得深夜了。

干这一行不但辛苦,有时还得受委屈,可是孙成波看得很开。“咱们干的即是服务行业,所以,不跟顾客置气”。

这可是个技能活儿!

“最大的要平放!不能立着。”“玻璃贴边儿,垫上棉被推到里面!”装车时,孙成波一边搬,嘴里也不闲着。

“这活儿看着简略,可不是谁都精干的,光有力气可不可。”孙成波说,干这活儿还得仔细,多动脑筋,得揣摩怎样既确保货品完好无缺又能合理使用空间。“尤其是转移瓷器、古玩时,那就更不能出一点过失!要是搞砸了,可是赔不起啊!还有家私,怎样拆,怎样装都要弄理解。”

搬迁工干了10年,孙成波现已算是个老师傅。要搬的东西能不能从狭隘的过道经过,他只要用双眼一瞄,心里就稀有,靠的即是经历。

和大伙儿一同最开心……

“老有才了。”孙成波的老板俄然这样夸了他一句。 “他会做诗!来!现场给记者做一首!”周围的工友也跟着起哄。他只在一旁笑,不搭腔。

看来干这一行的人,也有粗中有细的一面。记者让孙成波念两首写过的诗,他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,“那都是年青时分的事了。”随后把话岔开,指着周围一个工友说:“看这哥们儿,长得多逗趣!”

尽管年岁不小,但孙成波当前仍是独身。“哪个女的情愿嫁给咱们呀,拼力气,整天出一身臭汗!随缘吧!”

下午5点多,当天的活儿总算干完了。孙成波回到家,立刻洗澡,洗衣裳。衣裳洗完,之前打电话订的饭也送来了。“挺喜爱和我们伙儿整天在一同穷开心。共处好几年了,我们浑然一体,没隔膜,心谈心。如今让我脱离这行,还真是舍不得”。